Tag Archive 胎次

换个角度看“三胎” | 胎次影响母婴肠道菌群

谷禾健康

生?还是不生? 

随着三胎政策到来,关于三胎的话题源源不断:

包括显而易见的经济压力,职场男女是否平等,教育是否能跟上,住房是否得到保障,医疗问题,家庭关系,产后心理等各个方面。

今天我们抛开这些看,生育更直接的是一身体的考验

单看“三胎”这个词,意味着母亲从十月怀胎到产下宝宝重复经历三次。每一次的妊娠过程都面临着各种风险,如自然流产,早产,难产,妊娠期并发症等。

而影响妊娠健康(包括上述风险)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孕产妇的肠道微生物组。

最新研究表明,胎次影响母亲及婴儿的肠道微生物组。

胎次:指某次分娩后某个孩子出生时在其母亲所有活产胎儿中所占的顺序数。

之前,关于怀孕和人体微生物组的研究很少涉及胎次问题,且关于胎次的人类研究存在很大挑战大型动物模型则提供了一种替代方法

来自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研究人员就妊娠期间猪微生物群变化及胎次对其影响进行研究,该成果发表在《Microbiome》上。

该研究确定了胎次是妊娠期间调节肠道微生物群的一个重要环境因素,并突出了猪模型在母婴健康中研究微生物群的重要作用。数据显示,胎次的影响不仅限于母亲,而且与后代早期肠道菌群改变有关。

研 究 结 果

通过同步妊娠和密集纵向监测猪微生物群,研究人员描述了妊娠期间的微生物群轨迹,并确定了胎次对该轨迹的调节程度

妊娠期间肠道微生物群的组成变化遵循几个可预测的趋势

A) 利用肠道菌群组成数据可以预测妊娠时间(P = 3.3e−13),并具有一定的准确性(R2=0.27)

B) 对成熟度指数准确性贡献最大的10个分类单元按重要性排序

C) 狄利克雷多项式混合物(DMM)样本分为8个簇,每个簇由独特的肠道微生物组成

D) 对DMM准确度贡献最大的10个分类单元按重要性排序

E) 每个样本的相对丰度

胎次影响妊娠期间肠道菌群轨迹

1